邱伊环案例:总觉得别人说自己的坏话

2018-03-02 15:09:19


本期专家:听说吧心理咨询中心主任咨询师、婚姻咨询师 ——邱伊环

张女士,60岁,多疑、敏感,总觉得别人说自己的坏话。她认为丈夫对她太冷淡,儿女、儿媳不孝顺,也无法处理好与朋友间的关系。当她跟一帮比较要好的朋友出去玩,总觉得别人会故意跟自己过不去,为了这样的事情觉得痛苦、无助,吃不好、常常失眠,一天到晚很不开心,心情沉重,遂来到心理咨询中心求助。

她的黑眼圈很明显,明显睡眠不好。一坐在咨询室,她就开始滔滔不绝地讲起来……


小时候,被迫冤枉了别人

大概五六岁的时候,家人发觉户口本不见了,满屋子找都没找到,都怀疑她拿了。事实上,确实是她把户口本塞到某个角落里,但并不知道那个本本是何物。家人很着急,爸爸更把她骂哭了,她才想起这件事,于是偷偷把户口本拿出来放在地板上,让家人捡到。

在她六七岁时,当时叔叔剃了光头,洗完头后头亮锃锃的,她觉得很好玩,就嘲笑叔叔“光头佬”,叔叔气得一边打她,一边问是谁教她这样说的,还说是不是隔壁那个大婶说的?说如果她承认就不打她。她很害怕就承认了,然后叔叔马上带着她去找大婶。显然,大婶觉得很冤枉,拒不承认,边哭边喊:“你怎么相信一个小孩子胡说八道!”甚至抱着脑袋去撞墙。她觉得很委屈,不承认叔叔要打她,承认了又冤枉了别人,作为一个小孩子,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。这件事到现在她还记忆犹新,说完后,她泪流满面,说:我好内疚……


我觉得没有人爱我

我请她谈谈原生家庭和成长经历。原来,她的老家在江门,爸爸生活在广州,妈妈则呆在老家农村。三岁前她跟妈妈一起,后来就跟着爸爸到了广州,跟奶奶、叔叔一起生活。小时候她很调皮,爸爸、奶奶和叔叔都经常骂她,但她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。她觉得其他人只会骂她,家人只有妈妈爱她,不愿意呆在广州,最开心的事情就是放假时回去跟妈妈一起住,所以每次假期结束她都会哭得天崩地裂,不愿意离开。她不愿意回广州,因为她太喜欢妈妈了。

有一次妈妈来广州看她,三天后就回乡下。爸爸知道她不能正常地和妈妈道别,于是把她抱到巷口,让妈妈偷偷离开。但她在巷口玩耍时看到了要离开的妈妈,她拼命挣扎,哭着、喊着要妈妈,看到她哭了,妈妈反而走得越快。那一次,她觉得妈妈不要她了,这个世界上没有人爱她了。妈妈走后,她哭了好几天,哭得奶奶觉得她烦,全家人都觉得她烦。这个事情对她触动太深,以至于她在说的时候忍不住嚎啕大哭。高中毕业后,她回家乡找工作。在这之前,她帮妈妈在田里干活,呆了几个月,觉得这段时间是她人生中最快乐的日子。


受到陷害后,总觉得别人在怀疑自己

做第一份工作时,她和很多女孩子住在厂里。有一次宿舍某个女孩子的项链不见了,其实她并没有偷,但当时她觉得那个女孩子在说这件事的时候看了她一眼,似乎怀疑是她偷的。她触动很大,于是到处跟人说“不是我偷的,不是我偷的”。但非常奇怪的是,有人偏偏在她床头找到了项链,这件事到现在还是一个谜,她觉得肯定有人在陷害她。

自那件事以后,凡是周围人不见了东西,她就感觉所有人都在怀疑她,所以非常紧张、害怕,到处去跟人澄清这件事情,把人际关系弄得一团糟。有一次,她去亲戚家喝喜酒,当时新娘子说不见了5000元,她听到了,觉得新娘子看了她一眼,怀疑到她了。她非常紧张,在自己的口袋里到处找,整晚都在想这件事情,睡不着,觉得肯定自己就是做了这些事情。第二天坐车回广州,她仍然很不安,仍然不停地翻自己的包和口袋。别的亲戚都觉得她很奇怪,就问她怎么回事。她就问其中一个亲戚那5000元的事情,亲戚说“昨天晚上不是找到了吗”?原来新娘子把钱放在另一个包里了。她说“怎么没有人告诉我,我整晚都没有睡觉,一直再找”。她在抱怨后又很庆幸,幸亏找到了,否则都不知道怎么跟亲友交代。亲戚很奇怪,说她为什么不问一下。总之,自从被冤枉后,在后来的几十年中,几乎每年都有类似的事情发生。别人都觉得她很反常,她自己也觉得,我怎么神经过敏了?

现在这种状况越来越严重。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情,她都怀疑是自己造成的。老公觉得她神经过敏、傻、说她是疯婆子,不愿意跟她沟通。她一直觉得老公对她的关心不够,对她很厌烦;周末时儿子儿媳也不愿意回家看她,她很气愤,觉得儿子是“有了儿媳忘了妈”,太没良心了。总之,在几十年的生活中,她觉得自己活得太压抑,很不开心。


了解到她这些情况后,我们一起制定有针对性的咨询计划:

治疗的第一步就是探讨她内心缺乏爱的感觉。三岁后离开妈妈,尤其是那一次她拼命哭喊,妈妈并没有停下来,也让她觉得自己没人爱了,包括爸爸。对于童年,她更多的回忆是,不是被打就是被骂。我通过意象对话,让她回到童年,回到小时候她对妈妈无比思念的状态,把自己内心的无助、痛苦说出来。虽然她已经60岁,每一次说出那些感受,她就会哭得像3岁小孩子。她把自己压抑了几十年的,缺乏母爱、被抛弃、从小到大被骂,觉得自我价值感很低的感觉说出来,并慢慢地释怀了。


治疗的第二步是处理幼时的阴影。首先让她看到自己当初心灵深处的伤害,然后通过一系列的咨询技术帮助她去修复。小时候被冤枉的经历让她非常委屈,在她内心深处造成了很大的阴影。她觉得家人总怀疑她,都不相信她,当叔叔逼着她去冤枉那位大婶,最后两家人的关系弄得非常僵,这给她的心灵深处造成了很大的伤害。在咨询室,我分别扮演她的父母、奶奶以及其他亲戚,并去对她曾经的伤害做出道歉,从而化解她对父母、对奶奶、对叔叔的怨恨;我也扮演当年被她冤枉的大婶,让她请求那位大婶的原谅。探讨后,她释怀了,开始原谅自己,因为当时她太小,不懂事,所以会做错事。我一次又一次地把她带回那种状况,去面对、化解这个心结,之后一次又一次地探讨。咨询两次后,她的情绪平稳了很多,她也发觉自己的睡眠也改善了很多。


当她慢慢走出来,治疗的第三步主要着眼于她的人际关系。首先,我建议她继续和朋友联系、交往,当她感觉朋友某个眼神不对的时候,可以去求证。比如说:“刚才你看我的眼神,是不是我有什么做的不好的事情,让你不开心呢?”她也这样做了,她发现,朋友根本没有怀疑她,都是她一厢情愿。

慢慢地,她认识到,其实很多事情都与她无关,只是她的敏感多疑让她背负上了那些东西。所以她要处理以前的创伤,并接纳自己的敏感多疑,而不是去纠缠、去内耗。她可以勇敢一点去求证,如果不愿意这样做,那么也没关系,只要自己并没有做什么,别人的事情可以不去管;如果觉得不舒服,就尝试与自己的不舒服呆一会,因为这种不舒服的感觉源于小时候的创伤。小时候的不舒服,是一种无奈和无助,因为当时太幼小,没人能帮助自己,但现在已经长大了,在现实生活中,自己已经有能力去处理这些事情。我跟她说,“你的智力已经发展分得清自己的事情还是别人的事情,有了清晰的边界,如果还是把别人的事情揽在自己身上,那岂不是真的像你老公所说的‘疯婆子’?如果你还觉得自己没有能力去处理这些事情,那岂不是真疯了吗?”她连连点头赞同。


治疗的第四步回到她与老公、与儿子儿媳之间的关系上。她认识到,很多矛盾之所以产生,也是她一厢情愿的结果。以前她总以为儿子跟媳妇站在一起来针对她。但是这都是因为她是一个敏感多疑的人,这种敏感多疑让家人很不适应,所以不愿意跟她更多交流。她要做的,就是接纳自己的敏感多疑的特点,当她接受现实,就不会有那么多刺去刺对方。当出现了那些情绪,可以回到那些情绪中。在咨询室内我教她如何去觉察、接纳、陪伴自己的情绪,然后走出来,并帮助她去连续,然后在生活中使用,她也做得很好。

经过这一段时间的共同努力,张小姐的问题基本得到了改善,失眠问题在第三次咨询后已经不再出现,人际关系得到了修复,跟丈夫、儿子儿媳的关系也不再那么紧张,她自己也能控制自己的情绪了,咨询目标已经达到。经过商讨,进行告别咨询。


婚姻家庭心理专家提醒:如果您在生活中也遇到类似的情况,多疑、敏感,总觉得别人说自己的坏话,常常失眠、情绪不稳定,影响了您正常的生活、工作、人际关系和家庭和谐,可及时联系我们进行专业的帮助。




听说吧提醒您,当您或孩子出现情绪、学习、行为、人际等心理问题,或你们的亲子关系出现问题时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wap.020xlx.com,切勿延误而失去了最佳的治疗时机! 如您遇到婚姻感情等困境时,可以联系m.020ljx.com,您的困扰有我们的专业帮助!

热线:020-34371477,34385911,微信:13316087099